早在國高中時代,課後輔導就是一個很常見的學習方式,每當第七節課上完後,同學總是會繼續留在學校,寫些作業或是考試,老師有時也會溫習上課講過的內容,甚至教導一些新的知識,直到第八節課上完。這樣的生活型態是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當時並沒有想太多,順理成章就接受了這個制度,如今它將轉型,變成更符合時代潮流的方向。

首先來談談「課後輔導」制度,為什麼會有這個制度的產生?主要原因是希望讓孩子多留在學校,一方面可以學習,另一方面也可以讓忙碌的家長,不用煩惱,下班後再一起帶回家即可。這當然是學校的美意,也是一個很不錯的方式,但是情況將會有些許的轉變。

有了課後輔導的學校,無形中增加了一筆支出,這些錢就是老師的鐘點費,近幾年來,因為少子化的因素,產生大量流浪教師,加上政府補助有限,無法再用便宜的報名費來吸引學生加入。於是就產生了很多問題,例如:學校付不起老師的鐘點費、老師僅給學生考卷來打發時間、或是同學在學校看書等等較負面的事情,尤其是偏遠山區的學校,這樣的資源更是匱乏。

我們知道人人都有受教育的義務及權利,但是若因為某些外在因素,就抹滅掉學生學習的權益,那未免有些可惜。為了培育這些國家棟樑,並給予較好的發展空間,政府正擬定了一項新的課後輔導計畫,台大劉毓秀教授也大力鼓吹,希望透過這套制度,促進家長和子女間的互動,也讓他們在學校與家庭生活中取得平衡,不緊兼顧母親的角色,也讓孩童有個快樂成長的空間。

這是怎麼樣的新制度呢?我們分成兩個面向來討論,第一、讓學童透過課後輔導制度得到完善照顧,第二、讓家庭主婦或是退休媽媽有在服務社會的動力以及方法,不僅可以善用時間,也能兼顧母親的角色,而這套制度就是要將其結合為一。這是一套北歐模式的思考,在瑞典這個國家,男女間是平等的,人人都可以有職業,政府會盡到托育的責任,讓男女雙方有相同的條件可以一起經營家庭,不用因為帶小孩而放棄工作。

因此,他們訓練了許多專業的課輔媽媽,這是有給職,讓他們在課後輔導的時間內到學校教導學童,或是陪他們玩遊戲、畫圖甚至教導道德倫理。對這些媽媽們而言,這是一個有收入的工作,不僅可以掙點家用,也較符合母親的天性,而孩童的父母們,也因為有這套完善的制度,不必擔心接小孩的問題,可以完全信任的交給學校,這就是兩方面互補的結合。

反觀台灣的現況,最近的調查上顯示台灣母親有百分之三十以上覺得壓力很大,其中更有很多年輕媽媽因為經濟及生活壓力,不願意生小孩,這些都在在影響了女性及國家未來的競爭力。大前研一曾預告說「台灣的M型社會即將來臨,將慢慢走向日本的後塵」,少子化的問題將會隨著M型社會更加嚴重,越來越多人因為經濟壓力無法撫養小孩,所以解決此問題刻不容緩。

台灣的下一代,正掌握在你我的手上,什麼樣的決策將會影響什麼樣的未來,或許養育小孩對於正在讀書的我們而言,還是一個屬於較遙遠的未來,但在不久的將來都即將發生在我們身上,如何擺脫補習班和考不完的試,給予孩童一個較好的學習空間,正是推行新的課後輔導制度這群人的使命,我想台灣需要轉型,轉型需要動力,無論這件事情是否必要,他都將影響未來的教育制度發展,在此也鼓勵更多朋友,藉著這篇文章思考,觀察週遭的親朋好友,一起為台灣的下一代思考一條更好的康莊大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verkid 的頭像
riverkid

【轉個彎旅行】那些過程教會我的事

river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