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來自北京的朋友,寫下了他在台灣短短幾天的故事,看完他的文章後,我其實覺得滿感動的,原來對岸朋友眼中的台灣是這個樣子,我們現在生活在這裡,是不是要更加珍惜呢

--------------------------------------------------------------------------
在网申的间隙,记录一些台湾之行的留恋。过去的一个礼拜真的想一个梦。直到现在我似乎还没有醒来。

台湾之行所得远远超出了我的期待。不光是回来时整整装了五个大包小包的各种惊喜,还有那些人,那些事,在脑中久久无法淡去的回忆。


最后两天在台北和新竹是纯粹的玩。

在新竹也会禁不住感叹帮助台湾崛起的力量之强大。那样的高科技园区和产业,在现在的大陆看来,也是走在最前面的。相比新竹,大陆很多城市所叫嚣的“科技兴市”,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空洞口号。几个大公司建立组装厂就号称科技园区,那样的开发,也难以避免走上资源浪费的路径。

车子开过台积电、UMC这些大名鼎鼎的企业,也路过台湾交大的校区。让我感叹的,是华式,日式以及西式的融合。透过那些密不透风的玻璃房,想象着芯片、半导体的加工过程,尝试去体会高级工程师研发的辛苦。世界最发达之一的高新电子产业区,却丝毫闻不见一丝空气中的异味。在大陆,闻到了异样的空气,也就进入了高科技园区。而这条规则,似乎并不适用于此。

新竹有台湾理工科“三足鼎立”的两足:清华大学和交通大学,借着地利优势和产业潮流的最前端几乎同步。台湾清华大学的朋友说,清大的校区远远胜过交大。下次去新竹,一定要好好看看。

台北于我的感觉则更加亲切。从小就耳熟能详的西门町和淡水,还有仰慕已久的台北捷运、圆山大饭店以及诚品书店。从《Go Go 台北捷运》的游戏开始,就对台北充满了无限的期待和想象。在电脑里开着捷运列车,一路从淡水到台北车站,风景甚好。而这次坐着台北捷运在台北晃悠,感觉则更加贴切。

第一天晚上去士林夜市,感受最繁华最普通的夜生活。可惜我不是一个吃客,浪费了士林夜市多入牛毛的小吃店。蚵仔面线是没有胆量吃了(谁让青岛该死的牡蛎害得我腹泻许久),但是吃了虾仔煎,台南卤肉饭,还有到处都有的刨冰。Simon和Kris显然对吃很在行,从进入夜市到回住店前,口中一直不停,手中不断更换新鲜好吃的东西。对他们的胃容积实在很羡慕,经过一个多月的减肥食谱,我已经不能在晚上吃下什么东西了。虽然小吃的价格按照大陆的分量显得“有点贵”,但是也还好,毕竟能在士林吃小吃算是人生一大体验。

第二天早上起来去故宫。相比于北京的故宫,台湾的故宫显然走的不是一条线路。台北故宫除了外表还有点中华传统风格之外,里面的装修都是极尽现代奢华之能事。到处都是电子设备,一幅气派的样子。可惜由于整个故宫之旅我都在用GPRS上网发邮件,所以不能评价什么。下午去法兰瓷也大致如此,整个人如游魂一般,因为睡太少体力无法支撑。法兰瓷是一个很生活化的瓷器工场,接待我们的姐姐也异常热情,展品的雍容华贵毋庸置疑,可惜我眼皮打架,对不起精心的组织了。

参观完之后大部队的车子就离开台北返回高雄了。我们仨继续留下来在台北小玩。和文藻staff离别之前,大家都疯狂的照相合影。脑子里浮现的是比赛的紧张,party的疯笑,夜市的嘻哈。从高雄到台北的路上我们一起玩“数几匹马”的游戏,玩杀人游戏。无障碍的语言交流让两群从不同的文化背景中成长起来的大学生玩的不亦乐乎。一家亲,真的是。


入住剑潭国际青年活动中心。台湾的hostel真是做的好,该有的都有,没有的也是不是来一个惊喜。稍稍休息就去剑潭捷运站与Hugo碰头。Hugo本来回台湾要服兵役的,结果被交通大学的研究所录取了,所以也就有时间陪我们在台北玩一晚。这位台湾清华分会前LCP,未来的高级工程师,异常有趣。用他们的话来评价“典型的理工科精英”,也能说,而且说的别人爱听。

碰头之后搭捷运先去台北车站附近。捷运果然名不虚传,干净快速,比上海地铁有过之而无不及。最重要的是,台北人把捷运当成城市品牌来经营。不光设施人性化,而且还开有捷运纪念品商店。台北车站附近也算繁华,有著名的51大楼,还有补习一条街,补习学校的名字都很有趣,比如“状元K书馆”之类的。在那儿和AIESEC清华分会的前VPOGX汇合。也是一个很标准的清大学生,读会计,马上准备服兵役。五人一行去西门町逛。Hugo请我们吃阿忠面线,很有名的小吃。所有人端着碗站着吃,味道的确赞。之后看到了很多大陆没有的特色,比如“保险套世界”,有各种各样花色的保险套。Hugo说是情趣好帮手,也是馈赠的好东西,可惜暂时用不到。然后也看到了钱柜在台湾的旗舰店,还有红楼剧场(一个同志剧场),以及许许多多有特色的生活馆和服饰店。果然是台北时尚的中心,路人以年轻人为主,一个个的装扮都很时尚却也不失得体。在这里还是看到了观念上的差异。比上海更前卫,不管是穿着打扮,还是思想,到处都是free的气息。不过这种氛围到北京可能就会有其他的理解,保守起见,咳咳。

然后暴走去101大楼,目前投入使用的世界第一高楼。登上89层观景台,俯瞰台北的夜景,一派大都会的流光溢彩。为了节省人力,讲解全部都用自动的语音系统,比大陆的高效许多。向窗外望去,更多的是情不自禁的体会,台北这座太生活化的大都市所带来的种种概念和冲击。台北的路不宽,弯弯曲曲,像极了上海。路边无数灯火通明的商店展示着台北的活力。101附近有台北最著名的诚品书店,贩卖纸质概念,把书放在了生活馆中。北京的第三极可能是他的翻版,不过显然功力需要加强。台湾的书很贵,轻易不敢下手,但是诚品的环境让我不自觉的买了三本。结账的时候虽然心痛,却也还ok,三本书,2000新台币(500人民币),这就是marketing和外界环境因素的力量啊。


在台北的时间很短,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比如淡水的渔人码头,比如总统府。
台北是一个太有品质的生活城市,繁华而又不失典雅,到处充满了物质的诱惑和人性的关怀。随处可见的便利店,四通八达的捷运,还有24小时营业的书店,以及台北人引以为傲的WiFi is almost everywhere in Taipei。台湾人的礼貌可能超出大陆人的想象,他们对待事物的热情和踏实也让我们非常感动。

对于我,台北可能是短暂的一站。但浮光掠影似乎也有些许沉淀而久久留恋。相信会有再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verkid 的頭像
riverkid

【轉個彎旅行】那些過程教會我的事

river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