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孟霖 撰文
「我想今天在場大概每位都是我的學弟吧!」胡學長開頭輕鬆的一句話,惹來在場一片笑聲,台大電機畢業後,來到交大攻讀碩士,2001年又榮獲清華大學名譽博士,堪稱台灣電子之父的他,論輩分資歷絕對有資格成為每個人的學長,從聯電到工研院,再從工研院到創投,他的履歷可以說是完整的台灣電機產業發展史,接著讓我們細細品味,這段精采又豐富的故事。

與工研院的淵源
我從台大電機畢業以來,和幾位同學來到交大攻讀研究所,邱再興和陳龍英都是我的同學,畢業後的十多年,是我犧牲奉獻最多的時候,從美國讀MBA回來後,又轉到創投界去,接下來的生活才是我真正發揮長才的時候。回顧我的生活,我很高興當年投資甚至創立的公司至今仍然穩定成長,看到這麼多有前途的後輩,以前的努力都是值得的,今天我沒有特別準備投影片,希望藉由一些陳年照片,和各位分享這其中的點點滴滴。

首先跟大家分享第一張照片,以上十位同學都是我當年的同學,這些人都是台灣科技界的元老,如今都很有成就,回顧這些人的成功,我覺得不見得要有超強的天份,但要有超強的意志力,朝相同領域邁進,堅持到最後。此外,有機會要常常請教老前輩,也就是你的顧問,雖然他們沒辦法親自幫你,但絕對可以在適當時機给你關鍵性的建議。

第二張圖是我當年和其他公司的合約,這雖然沒有太大的特殊處,但我想要提醒大家,將來有機會訂合約時,每個字千萬要看仔細,律師幫不了你的忙,這張照片算是我當年的小小貢獻,左下角有個字,如果沒有它,意思將會差十萬八千里。

現今有個經營很好的公司叫做「南亞電路」,他是王永慶轉投資的公司,而這間公司的技術,就是當年工研院技術移轉的成果。然而,我想要特別介紹的原因,不在於技術移轉,而是這個技術的來源,它是來自美國惠普公司的多層印刷電路板製成,而這次的牽線就在於七十年代的一次巧合。

記得有一次我和同僚一起到美國參觀工廠,當時惠普已經有十五層印刷電路的技術,而台灣卻只能做四層印刷,我覺得這對台灣工業的發展絕對是重要的,毅然決定將技術引進,在和惠普多次協調下,最後以一個「法人企業、永續發展」的概念說服了美國人。民國七十一年尾,我和幾位同僚拜訪了王永在先生,並做了簡短的簡報,過沒多久,王永慶也來了,但他認為產業不同,很難進入這個領域,後來我提出了一個關鍵點「貴公司是做化學的,而這項技術也是以材料為主,這絕對是您進入電子業最好時機。」王永慶聽完後也改變了心意,開始仔細研究可行性,問了很多問題後,此案就大致確定。

美國留學經驗談
民國七十三年六月,我得到了史丹佛大學的畢業證書,這張可能很多人都有,但我要講的是證書背後的故事。民國七十一年十月,在偶然機會下,我到了一間新醫院看病,竟然發現自己已經生病,並直接躺在手術室開刀。休息兩個月後,才在隔年一月重新開始上班,在某次聚會中,我又遇到方賢齊等人,他們認為我的工作太辛苦了,身體也因此累壞,或許該到美國休養半年。

當下我心想,跟家人一起到美國度假半年實在很不像話,因此我提出另外一個想法,到美國讀書順便換個環境,或許將來也有其他轉換跑道的機會。然而,當我確定這個目標後,時間卻已經不夠用了,無法依循正常管道申請,當下我馬上打給在美國史丹佛的潘文淵,請他幫忙引薦或是指點,潘文淵後來轉給一個電機系的朋友,史丹佛馬上就接受這個入學申請。

千萬不要想說我有什麼三頭六臂,可以左右別人的意志,在此我要跟大家再說一個小故事,在申請學校多年以前,我有一次來到史丹佛大學,和一位教授辯論了高學費的事情。他們認為要進入史丹佛大學,必要條件是年薪八萬美金以上,大家千萬不要以為這個數字不大,在那個時候,對台灣而言可是天文數字。於是我就據理力爭,並向他們表達此一不合理的概念,應該改成比例制,以GDP為基準,雖然最後並沒有被接受,但卻讓對方留下深刻的印象,沒想到後來遇到的教授就是當年辯論的那個人。人的境遇是很奇妙的,不要忽略掉任何發生在週遭的小細節,或許哪天他將會成為生命中最重要的貴人。

講完了我的留學故事,接下來我想跟大家分享台積電創立的故事,民國七十四年九月十日,現任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先生到行政院做關於創立台積電的簡報,我現在秀的這些圖,就是當年的一些文件,包含政府的公文,以及張先生的手稿,這些資料見證了台積電創立的歷史,也因為有這樣的先見之明,奠定了未來台灣的電子奇蹟,進而變成世界上不可缺少的重要生產鏈,而當年最後討論的結論就是「應建立一個有存活可能的VLSI WAFER Foundry,以便爾後伺機而動。」

創投業與我
在工研院做了十四年後,我想要換個領域,在朋友的分享下,我發現創投業是一個可以和不同人接觸,甚至遇到很多企業界傑出經理人的機會,於是我就轉職到H&Q Asia Pacific-”Venture Capital”,接著我要跟你們分享四間投資公司的故事。第一間是合勤,它是由交大朱順一博士創立了一間公司,這裡給各位看一張電子學的圖,位於右下角的就是合勤的產品,我想說的是「價錢不是唯一,Performance才是關鍵。」

談到合勤的成功,這跟他們的理念「合作勤勞」很有關聯,我又多加了以下對聯「合心合力合創新,勤智勤業勤服務」,創新和服務是最關鍵的兩個重點,尤其對於小公司來說,賺錢的利基點就在於那些小群體的客戶,要竭力為客戶服務,贏得對方的尊敬及合作,才能共生共享共榮。

談到旺宏這間公司,根據他們公司的理念「興旺宏達」,我又提出了以下的對聯「人旺財旺錢財旺,心宏意宏生意宏」,這裡的重點在於錢財和生意,要掌握關鍵性的資金及通路,有進有出,公司才能夠穩定成長。還有建邦投顧這間公司的對聯「你創業建邦功成名就,我投資顧問利得譽滿」,其中最關鍵的點是「助人興業」,不過可能是輕忽了某些原則,最後這間公司並沒有經營的非常好。

另外跟各位說一個小故事,民國八十五年有一位朋友跟我說要做一件特別的事,那是雷射印表機內的一項核心技術,花了近十年的時間及一億多美金的資金,終於在最近才推出有利潤的產品,並且得到許多大廠商的訂單。有些時候,一樣技術的成功要靠時機也要靠機緣,空有好的技術不見得有用,市場趨勢和大環境的影響可能才是成功的因素,「山不轉人轉」我相信沒有辦不到的事情,事在人為,只要堅持到底,永不放棄,終將有成功的一天。

創「兆」新興科技產業
回想台灣半導體產業,大概可以分成四個階段,第一是契機,政府專注於此產業的研發及投入就是其中的關鍵點,加上交大提供許多優秀人才,慢慢建立起一些基礎。第二階段是成功案例,而這裡的代表就是現在的聯華電子,有了這個成功個案帶給很多人信心,並願意繼續投入下去,我在此向各位表示「聯電的成功,曹興誠、宣明智等人絕對功不可歿。」另外TSMC的成功,創造了新的營運模式,也是我們半導體產業成功的第三階段。這兩間公司成功後,美國廠商及其產業也因此而蓬勃發展,台灣慢慢進入了第四階段──群聚效應,吸引許多公司投入及進駐,進而形成今天巨大的產業鏈。

二十一世紀是新的科技時代,科技上的應用熱潮將會不斷延伸發展,人類生活將從四大主題(無線天地、彩色世界、美滿家庭、健康人生)發展,包括現今最流行的無線通訊及生技產業,都將會慢慢影響人類的生活,我覺得英文有個字取的很好,生活和生命都是LIFE,兩者合一,將是未來發展的重要趨勢,而健康食品將會成為明日之星。

最後省思台灣現階段的發展策略,產業界大概可以分成四個區塊,用核心知識和產業兩軸來思考,產業較新核心知識較新就是現在政府推動的兩兆雙星計畫,對於產業較舊,核心知識較新就要有新的活力,例如:最近比較紅的TFD。但是產業較舊、知識較舊的部份,我尚未定義,千萬不要以為那些東西已經不需要了,或許可以找到新的機會。

「以我為主、金生矽土;人轉我進,勤勞興業;垂直分工,矽土生金;價值整合,美上加美」這三十二字是我今天演講的結論,台灣的半導體發展蓽路藍縷一步一步才走到今天成功的地步,垂直整合後,大家也慢慢找到了自己的利基市場,接下來我們將要整合擁有的價值,讓半導體產業的光環繼續發光發熱,讓全世界的人知道台灣的進步及貢獻。

    全站熱搜

    river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