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剪頭髮,基本上和台灣差不多,簡單可以分成三種類型的店,第一種是一般市面上的造型設計店,洗加剪還有一些染髮護髮的服務,這些造型店都設置在大型賣場內,不像台北街頭隨處可見。第二種是家庭理髮,年紀較長的長輩會去的地方,感覺簡單樸素,價格也較便宜。第三種就是所謂的快速理髮,標榜「十元、十分鐘」,這是一間日系連鎖公司,在大賣場內一樣可以看到。

於是,心血來潮,加上好奇心驅使下,我決定嘗試這種快速理髮。

由於是日系公司,整個店面風格及服務員也走日式路線。一進門後,「いらっしゃいませ」馬上此起彼落,服務員先請我將十元紙鈔投入一台寫滿日文的機器中,就跟在日本吃拉麵一樣,先投錢買票,拿了收據後,她請我坐在位子上。

椅子的前方是鏡子,鏡子內有個隱密空間可以放自己的私人物品,她也準備了一個小盒子放眼鏡,接著就有另外一個助手幫我披上披巾,整個理髮工作就開始了。

我拿了一張之前的照片給她,請她剪得跟上面一樣,她說「好」,然後又補了一句:「請您不要緊張,我知道很多客人來這裡都很不信任我們,認為十元的品質不好,但我保證會剪得讓您滿意。」

這句話讓原本不緊張的我反而緊張起來,我剪了這麼多次頭髮,第一次有人還沒理前就耳提面命,好像要先給我心理準備,很多人都覺得剪得不好。

「呵呵,沒問題」我一派輕鬆的回了她。

首先,她拿出電動剃刀,在我頭上刮了一圈,當時我的心慌了,這種剃刀不是在家庭理髮才出現嗎?一般造型店應該很少再用了,都是靠剪刀工夫,我想叫她停止,但她已經刮完了一圈。

「非常快速,時間過了一分鐘」我想這十分鐘理髮真的是「非常犀利」。

接著,她拿出了剪刀,東修修西補補,此時我終於感覺比較正常,有剪的動作了。這個部分她花了較多的時間,大約五分鐘,頭髮變得很短,但也看起來有型一點。

最後四分鐘,她將整個髮型重新整理一遍,還幫我刮了一下脖子上方的頭髮,並擦掉臉上的髮渣,很滿意的告訴我「頭髮剪完了」。

我戴起眼鏡,看著新剪好的髮型,我個人覺得剪得不錯,感覺跟路上的新加坡人差不多,頭髮短短的,加上一點造型,非常好整理。


更令我驚訝得還在後頭,她說要幫我洗一下頭髮,但我卻沒看到任何洗頭的地方。於是他拿出一根長管子,感覺很像吸塵器,一方面吸頭髮,一方面灑水沖洗,這樣的機器嚇了我一跳,我想日本怎麼這麼先進,剪頭髮後都不用浪費水或吹風機的電了,一體兩用,加上新加坡很熱,一下子就乾了。

最後最後,在我離開前,她告訴我:「能夠讓客人滿意,且再回來,是我們的義務,這把梳過你頭髮的梳子已經不能再重複使用,請您收下當紀念吧!」接著又是一系列的「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這個小小的舉動讓我非常感動,也看到日系企業的用心,雖然只有十分鐘,但很多小細節都注意到了,加上高科技輔助,讓平日趕時間的新加坡人也可以體驗到這種快速服務,也許那天在台北街頭也會看到這種店,或許也會蔚為一股風潮囉!



    全站熱搜

    river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