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文化、土耳其浴、名聞世界三大美食的土耳其食物 
2006年夏天,我們從出發

Elmo的話
    文化交流的感動是我最珍藏的回憶。每個人,每件事,每句話,每個微笑都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腦海幻化成屬於我個人在2006年暑假的感動,沒有其他人可以了解、沒有其他人可以體會因為這個迴異的感動只專屬於我,沒辦法百分百的重現在別人的眼前。 
        土耳其的一切地名、人名、種族名稱對我來說不再只是個百科全書上的名詞,它就是我回憶的一部分,是我用汗珠與淚水交織而成的悸動。 
    很難想像,在地球的另一端有屬於你熟悉的國度、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喧鬧聲以及一群難以忘懷的真心朋友們。這兩個多月八十二天、三十五個城市與地點、數不盡的朋友和感動為我的二十一歲暑假畫下完美的休止符。

Eric的話
    文化也一直不停融合的台灣,可以說,自台灣有歷史以來就是在文化融合。台灣的文化就是個融合美國、日本與中國文化的複雜文化;我覺得上不用急著定義或批評台灣文化是什麼,她會自然而然的散發出如香水般的氣息。就跟香水一樣,喜好程度因人而異。

Felina的話
    兩個半月我對土耳其的了解很深、對他們的生活方式、做事態度也有很多體認,很高興能在離台灣如此遙遠的國度有著與我形同家人的好友們、同事們、以及給我另一個家的home stay,現在我在土耳其有家人、有朋友、有學生也有一堆在土耳其因為AIESEC而認識的有志一同來自世界各地的好朋友,打開地圖我在世界各地幾乎都有朋友。

Rick的話
    早在來土耳其之前,我就常在想,這裡的女生是不是都要包頭巾,他們是不是每天都要膜拜阿拉,他們是不是好戰份子,他們是不是,這些猜測在我自助旅行的過程中完全豁然開朗,其實土耳其人真的是滿純樸的民族,但他們又不像其他中東國家這麼的保守,在土耳其國富凱莫爾大力推動下,積極向西方先進國家看齊,大多數大城市已經和台灣差不多先進,居民也並非全包頭巾,算是一種典型現代及古典的交融,尤其近幾年來,土耳其持續推動加入歐盟的計畫,甚至少數人還認為自己已經是歐洲人了,這些景象,我看到時也很驚訝,但它就是事實。

Sally的話
    土耳其人的生活與宗教息息相關,在清真寺,每到朝拜的時間,一定人山人海,雖然他們篤信伊斯蘭教,但是,他們與外界對於伊斯蘭教徒的刻板印象一點也不一樣,大部分的婦女已經不帶頭巾,另外,我的室友告訴我,可蘭經裡之所以規定男人可以娶四個老婆,是因為,以前的人常常打戰,常常男人出去打戰就沒有回來,男人娶老婆是為了保護她們,也為了讓他們的血源可以生生不息地延續下去,如今,戰爭愈來愈少,男人已經沒有必要為了保護女人或傳宗接代而娶四個女人,因此,土耳其在政教分離的時候就規定,男人一次只可以娶一個女人。另外,由於回教徒認為「豬」是非常骯髒的動物,所以,在土耳其,只看得到豬,而吃不到豬肉,在我還沒去土耳其之前,我的土耳其朋友告訴我,在土耳其可以看到豬,當時我還以為這只是一句玩笑話,沒想到,我真的在Bursa的動物園看到「山豬」,這也是我唯一一次在土耳其看到豬。  

 
Steve的話
    土耳其人還是個好客的民族,我跟孟霖去土耳其南部自助旅行的時候,每天都住不同Aiesecer的家,他們的父母也都會相當熱情的招待我們,每天都會有豐盛的早餐可以吃,讓我對他們的好客更加印象深刻,算一算,我大概至少去過8個不同的土耳其家庭吧,我在台灣還沒有去過那麼多人的家裡呢,對我來說是個相當特別的經驗。

Ivy的話
    我想這兩個月帶給我的是一段彌堅不摧的友情,一段難能可貴的人生境遇,不管對於工作、對於生活、對於交友我心滿意足,很高興能有這麼一段不一樣的經驗,我想,我永遠也無法忘懷這段旅程,這段交織歡笑與淚水的日子,它讓我重新檢視我的人生,更用心去體會這個世界,與其說是我們提出的計畫改變了土耳其的安塔利亞市,不如說是這段研習生活讓我獲得了人生新的力量,給我新的力量,給我新的體悟!

Brian的話
    宗教對回教世界的影響無遠弗屆。也許是因為土耳其近年來追求西化進步,亟欲加入歐盟而加速了各地的社會經濟發展,在大城市中其實回教的影響力已漸漸淡化了。雖然中老一輩的居民仍處處配合傳統宗教的教義生活著,而年輕一輩已開始慢慢地西化,虔誠者固然有之,但就比例上來看已有漸漸下滑的趨勢了。這或許是一個國家想要在傳統與現代中掙扎求生存所必經的一個過程吧!世上成功結合傳統與現代並進的腳步者,大概只有日本吧?土耳其仍否在這波西潮的引進中,適度地調解自我前進的腳步,端看當局者智慧的展現了。

 

    全站熱搜

    river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