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八日的早上,我與褚士瑩學長約在台北的某間咖啡店見面,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本人,他穿著襯衫,留著帥氣的頭髮,和報章雜誌上看到的圖片差不多,碰面後,我們就直接走進咖啡店內。

回想起十二月份,當新書即將完成的最後時刻,我就不斷思考,究竟這本書應該邀請誰寫序,又究竟誰會願意給一個沒沒無聞的新人寫序。後來想到了三個人,三位都是台大的學長,而且對於國際志工議題感到興趣,其中一位便是褚士瑩學長。

在朋友的介紹下,我和褚學長Email聯繫上,簡單自我介紹並且說明來意後,他很爽快的就答應了我的請求,並且請我送上初稿全文。但最令我訝異的是,發出初稿過後不久,文章隨即就完成了,也就是新書上的序文「成為自己的受益人」。直到現在,我都非常感謝他的熱心幫忙,尤其是文章中寫的故事...

蒙古流傳一個五枚金幣的故事,說的是蒙古草原上有個叫阿巴格的青年。有一回,年少的阿巴格和他父親在草原上迷了路,阿巴格又累又怕,快走不動了,父親就掏出五枚硬幣,把其中一枚埋在草地裡,把剩下四枚放在阿巴格手上說: 

『人生有五枚金幣,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各有一枚,你現在才用了一枚,就是埋在草裡的那一枚,你不能把五枚都扔在草地,你要一點點珍惜著用,每次都要用出不同來,才不枉世上一遭。今天我們一定要走出草原,你將來也一定要走出草原。世界很大,人活着,就要多走些地方,多看看,不要讓你的金幣還没有用就扔掉。

世界很大,活著就是要多走些地方。

攤開褚學長的人生「旅」歷,全世界各地幾乎都有他的足跡,一年365天大概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時間留在台灣。這樣精采的人生,的確是很多人心中嚮往的,但更令我佩服的不是可以世界各地跑,而是在世界上各個角落從事幫助當地人的事情。他常常募款,幫助落後國家的人建房子、提升工作機會,開辦簡單的學校,讓孩童擁有受教育的權利。這些我們看似平常的「享受」,卻是貧窮國家人民最大的盼望。而他的努力,也讓遠在天邊的人們,感受到來自台灣溫暖的愛。

常常有人問,我們究竟可以幫助他們什麼,一來語言不通,二來文化不同。這的確是國際志工計畫的盲點,我從土耳其回來後,也有深刻的體悟,兩個月的生活,懷著滿腔熱血,最後其實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滿足了他們的需求。甚至有些當地人會覺得,我們的出現擾亂了原先安寧的生活。

這的確是一種很複雜的情緒,但這也是人生中很重要的體驗,因為我們要先學習設身處地著想,才懂得如何幫助別人。

褚士瑩分享個人經驗,他說從外人的角度來看,我們可能會認為改善水質,提供一個好的飲水環境是非常急迫重要的事情。但他在緬甸推動社區發展計畫時,當地人卻不這麼想,或者說他們根本不覺得水有多髒,因為這已經變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他們身上也許有很多寄生蟲,但大多和平共處,對日常生活沒有太大的影響,反而是提高就業機會,才是他們迫切需求的。這些都是外地人和本地人看事情的盲點,但是這也是最關鍵的因素。

國際志工,顧名思義就是在國際上做志工,學會放棄原有的刻版印象,學習接受並認同當地文化,從他們的角度出發,幫助他們學習成長,這才是當志工最大的意義。不要預先期待自己可以幫助他們多少,而是用相輔相成,互相學習的態度,找到這份工作的價值,這樣也才不虛此行。

在新書序文中,褚學長說:「我們自己往往才是真正的受益人。」這點我也非常同意,無論到哪個國家,只要能夠謙卑學習,用心思考,自己都會感受到許多生命之美。每個人都有獨特的一面,無論是孩子或是年輕人,他們都有一段屬於自己的故事,我們若能悉心體會,他們也會願意和你深度互動,就算語言不通,那又何妨呢?

最後,我還是鼓勵大家在有限的生命中,多出去走走看看,國際志工計畫只是其中的一環,這個世界還是有很多選擇,給自己一個勇氣和夢想,一同成為自己的受益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verkid 的頭像
riverkid

【轉個彎旅行】那些過程教會我的事

river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