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好久沒寫演講心得分享了,但是天來兄
(總經理希望我們稱他天來兄)的故事,一定要好好和大家分享。這是我今年來最受感動的一次,不只是我,相信有聽過這位「工友」演講的人,都會有一樣感受。


從工友變成領導階層的傳奇人物,沒有顯赫背景,沒有知名學歷,只憑一番執著,以及努力,還有對於書的熱情及喜好,他是天下文化總經理。


在我過去採訪這麼多名人中,大部分的人都擁有不錯的學經歷,雖然成功之路一樣荊棘,但是已經站在比別人還好的起跑點上。然而,天來兄卻只有高工畢業,做了許多年的木工、水泥工、還曾到台鐵擔任修車員,但因為色盲,最後輾轉來到花蓮女中當工友,修剪花木、清游泳池,做著相對卑微的工作。


當時他只有二十出頭。


這正是青春年華的歲月,也是許多人展翅高飛的季節,相對於其他同學,他的工友身分,讓天來兄覺得有些抬不起頭,甚至漸漸不敢參加同學聚會,只怕被人比較,這些難言的苦癮,相信你我都能感同身受。這是生命的挑戰,但絕對不是永遠的低谷。


因為,唯有自己改變,才能改變自己


我印象很深刻,天來兄說:「洗游泳池是很累的事,但是想到整個游泳池只有我一個人可以游時,藍天的寬廣,泳池的清澈,這不就是一種享受嗎?」


這種人生哲學,陪伴他度過許多低潮的歲月,也因為對工作的熱情和執著,漸漸獲得師長的信賴,甚至提供宿舍,讓他可以每天待在學校,只因為天來兄什麼都會。這種服務且不怕苦的精神,幫助了大家,也無形中幫助了自己。


校長問他,現在有個職務調動的機會,每個部門都希望他過去,於是要求天來兄自己選擇。他想了想,告訴校長:「我可以不領學校的薪水,但是請務必讓我擔任圖書館管理員一職。」校長爽快的答應了,不過有個附加條件,學校如果有什麼環境問題,還是需要幫忙,也就是說,一個人做了兩份工作。


這是一個得來不易的機會,讓天來兄開始接觸書籍,每天都看、每晚也看,他跟在場所有人分享,那三年的管理員歲月,平均只睡三個小時,晚上七點趴在桌上睡覺,記了十一點的鬧鐘,但是往往時間沒到就醒了,開始看書到天亮。白天整理書籍,一定做到一絲不苟,徹底清洗書架後,才一本一本擺回去,有時候學生問他某本書的位置時,他會清楚告知第幾排、第幾本,令學生感到非常訝異。


天來兄笑著說:「不是我有過人記憶,只是我剛剛才擺回去,當然知道在哪囉!」


這種貼心之舉,贏得別人的信賴,也贏得這份工作的肯定。漸漸地,圖書館內車水馬龍,每個學生都想要借書,借閱量大到令家長感到憂心,深怕因此耽誤學業。於是,他又有了別的想法,將過去幾個月來借閱量最大的班級,以及他們的成績結果公布在走廊上,發現越優秀的孩子借的書籍越多,一舉打破家長的迷失,也沒人再質疑學生閱讀課外書的合理性。


這就是處理事情的方法,如果沒有多年在社會闖蕩的經驗,加上自己的努力,怎能在堅持理想的道路上勇往直前,化阻力為助力呢?


讀書,是改變天來兄一生的關鍵點,而寫作,更是不可或缺的催化劑。他和在場朋友分享了一句座右銘「一個人一生應該要寫文章與人分享,不然就做件偉業讓別人書寫」這句話他一直都銘記在心,既然當時不夠偉大,那就開始寫文章吧!於是,不知何時起,投稿已變成另一份副業。


他大量投稿,四處投稿,一旦被某間報社拒絕,便修改內容,再去試試別間,後來雖然有刊登在某些報紙上,但都鮮為人知,直到1986年參加了天下文化《樂在工作》徵文比賽,獲得頭等獎後,開始登上各大版面。最令各界關注的是,天來兄的工友身分,竟然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成就,也讓高希均教授記住了這個人,並利用到花蓮演講的機會,請他吃一頓早餐。


天來兄說:「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一位鼎鼎有名的創辦人,竟然正在眼前。」而且,他更沒想到,每天晨跑一定會經過的飯店,就是兩人初次相會的地點。


教授臨行時,告訴天來兄,如果願意,歡迎到台北工作。這句話,他一直謹記在心,三年來不斷寫信給高教授,表明自己想前往的決心,但一直都石沉大海,後來更剪貼報章雜誌,蒐集資料,整理詳細,寄到台北,一樣沒有消息。最後,他直接閱讀完高教授寫的書,並做清楚筆記,心想:「總不可能連讀友要求簽名,都不回吧!」。


終於,高教授托人捎來紙條,留了一支電話,正式邀請天來兄到台北工作。他二話不說,收拾行李,準備迎向新的人生,當時他在台北沒有親戚,連工作內容是什麼都不知道,只有一顆充滿夢想的信心,迎向挑戰。


來到天下文化時,接待人員似乎不知道這個人,天來兄表明來意後,並向HR說明自己過去的經歷。當對方聽到工友身分時,隨即安排為倉庫管理員,而他也因為無力負擔台北房租,便直接睡在倉庫內,這一睡,又是三年。


「我原本以為到台北是要去當總編輯!」天來兄開玩笑地說。他自嘲自己會寫文章,會管圖書館,會修水電,樣樣精通,應該會有個不錯的職位,結果一樣還是從「工友」做起。不過他並不氣餒,反而利用各種機會努力學習,漸漸從管理員、發行員、企劃、副理、經理、特助,一路爬到總經理的職位。


其實,不是不氣餒,而是更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工作機會


天來兄時時刻刻都記得感恩,在還沒來天下文化之前,他在花蓮只是一個默默無名的工友,家境相對清苦,但每當有稿費收入時,都會原封不動地捐給當地育幼院。院長也知道情況,甚至有時候還要求不要再捐了,但天來兄總是說:「這不是我給的啦!都是別人給的。」


當上總經理的時候,一樣不斷感恩,認為這是一路上許多貴人相助,並非一己之長。他將人生的許多低潮看成上天賜與的禮物;將許多機會,看成稍縱即逝的流星,於是,他緊緊把握,不浪費一分一秒,不怨天尤人,只有努力和感激。


演講漸漸進入尾聲,許多人開始把握機會發問,問成功經驗、問人生哲學,也問堅持到底的毅力。輪到我舉手時,我問天來兄:「今天您的演講引用了許多人的話,能否請您送給所有聽眾一句最重要的話呢?」


天來兄說:「我要引述弘一大師的話送給各位『我到未植種,我行花未開,豈無佳色在,留待後人來』,這句話就當作今天的總結。」


不必計較現在所有的一切,只要是對的,就努力去做


有一天,你也可以不一樣 



這張珍藏的照片,一直是鼓勵我們繼續向前的動力,六年過去了,或許總裁不記得這些曾經合照過的人,但這群人卻已深深被影響...

    全站熱搜

    river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