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要聲明的是,這篇文章跟理財保險無關。

當就讀台大電信所的學弟Rick寫電子郵件跟我連絡,請我幫他即將自費出版的新書寫序時,我很好奇地問:『要不要我介紹出版社給你呢? 說不定會有合適的出版社有興趣有說不定。』

但是Rick很果決地回絕了,原本我不大理解,但是讀完新書的內容以後,我就明白了,這是一本很私人,寫給自己和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看的書,沒有打算面向大眾,所以就可以自由自在地用自己的方式,紀錄自己在土耳其作志工服務還有自助旅行的過程,為了自己喜歡而出版,要是給了坊間的出版社,難免挑三撿四,諄諄教誨新進作者要如何取悅市場,到頭來這本說遊記也不是遊記,說公益旅行指南也很勉強的書,搞不好弄得四不像,甚至胎死腹中,但是既然是自己掏腰包印給特定的朋友看,別人怎麼想我雖不知道,但是Rick自己肯定是開心的。

別的不說,台灣長大的年輕人,能夠乾脆地為自己作出這樣的決定,本身就是一種成就。

讀著書稿,了解他到土耳其兩個月服務和旅行的過程,我不禁聯想到自己當初決定去埃及唸書的決定,無非也就是希望能夠建立屬於自己的,第一手的全球視野,期許自己能夠變成一個擁有獨立思考能力,有國際觀的人。

當然,主流的美國、英國、日本沒有什麼不好,只是我害怕自己資質不夠,會因為對這些國家,從小受到HBO的電影台,有線電視的綜藝節目,書店的文學作品排行榜,藝術表演或演唱會,明星的八卦新聞耳濡目染,存在許多先入為主的觀念,難保我第一次踏上那塊似曾相似的土地時,不會仍然帶著過去的習氣來看新世界,到頭來只能反芻別人的舊觀察,充其量也只能算是第二手的國際觀,如果去埃及或是西伯利亞這樣毫無頭緒的地方去,就沒了這層憂慮,或許比較容易用全然新鮮的觀點來看這個大千世界也說不定。

上網一看,這個世界多的是剪剪貼貼一流的二手國際觀,敝帚自珍,還是喜歡我一手的二流國際觀,起碼自己說出的字字句句,自己都明白。

這些年過去,我從來沒有後悔過當初這樣的決定。

蒙古流傳一個五枚金幣的故事,說的是蒙古草原上有個叫阿巴格的青年。有一回,年少的阿巴格和他父親在草原上迷了路,阿巴格又累又怕,快走不動了,父親就掏出五枚硬幣,把其中一枚埋在草地裡,把剩下四枚放在阿巴格手上說:

『人生有五枚金幣,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各有一枚,你現在才用了一枚,就是埋在草裡的那一枚,你不能把五枚都扔在草地,你要一點點珍惜著用,每次都要用出不同來,才不枉世上一遭。今天我們一定要走出草原,你將來也一定要走出草原。世界很大,人活着,就要多走些地方,多看看,不要讓你的金幣還没有用就扔掉。』

那天阿巴格跟父親果然走出了草原。長大以後,從來沒看過海的阿巴格離開家鄉,還成了一名優秀的船長。

趁著年輕去旅行是為了幫自己的人生加分,讓自己在還算年輕的時候,換一個地方去過日常生活,滿足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心,讀書學習、學會獨立生活還算是容易的部分,學會獨立思考才是人生真正的加分題。

至於海外志工服務,就比較複雜了。滿腔熱情,甚至一廂情願,但最後不見得幫得了最需要幫助的人,即使短暫看來好像有些成績,一旦離開了以後,立刻就發生延續性的問題,相信沒有一個志工敢拍著胸脯保證,覺得自己的努力會在下一批陌生的志工手上持續下去,但是服務期間,在不斷嚐試與犯錯的過程當中,一定幫助了自己,也就是說,在學習國際服務的過程當中,我們自己往往才是真正的受益人。

這麼說下來,又覺得其實這篇文章畢竟還是在談理財保險,人生的理財保險。無論是一兩個月還是三五年都好,讓自己有一段時間到國外去旅行,生活或學習,就是一種幫人生創造價值,為未來投資加碼的動作。至於志工服務,就是買一份人生態度的保險,越早在生命中種下善行善念的習慣,就越有可能在未來體認到生命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verkid 的頭像
riverkid

【轉個彎旅行】那些過程教會我的事

river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